Posts Tagged 心理学

耶鲁大学公开课心理学导论笔记(一)

最早是在译言上看到耶鲁大学公开课——天体物理学之探索和争议,感觉不错,虽然很多内容我以前都学习过,但听了Charles Bailyn教授的讲解,理解更深切。后来学习Paul Bloom的心理学课程(http://v.163.com/special/sp/introductiontopsychology.html),对人的理解有了不同的认识,受益匪浅。

总的感觉,人的大脑充满了偏见,理所当然和不确定性。从认识学上看,人的偏见是无意识的,即使他知道这是偏见,偏见还是会起作用,举个例子同一篇物理论文,如果作者名字偏女性,论文会得到偏差的评论,因为人们从名字判断性别,并认为女性不善于物理学研究。著名的内隐态度测试就证明了这个观点:implicit.harvard.edu

从人的大脑联想到人工智能,人脑由三部分协调工作,语言分析,一堆的认知(或者说是偏见),认知的组织和联想。就像搜索引擎查询语法分析,数据库,搜索。人的大脑似乎更高效,比如我们说:“张霸打了小明和他的朋友”,我们会知道“他的朋友”是指小明的朋友而不是张霸的朋友,我们可以很快断字断句,虽然每个字之间并没有停顿,我们还可以分析出人物和事件,并判断张霸是个坏蛋,凶神恶煞,而小明是弱者,甚至联想到场景……而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,而且所有会说话的正常人都听得懂,即使是两三岁的小孩。有学者认为语言能力是天生的,理由是任何正常人类都具有这种能力,而不需要专门的学习,即使你专门学习断句语法,你也不一定会掌握的更好。

关于语言还有几个有趣的研究结论:
如发音问题,有些语言或方言有特殊的发音,有些人无法区分某些音,比如很多湖南人就无法区别“n”和“l”,有研究表明这些情况在你一岁以前就决定了,婴儿包括在妈妈肚子中时,对声音的判断非常敏锐,而一岁以后这种能力就会下降,所以在孩子小时候多听听各种语言或许可以避免”n””l”的问题。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,为什么人听觉的敏感能力会下降呢,或许从生物适应性理论可以解释,人对新鲜事物很敏锐,但一旦适应,就会熟视无睹。所以人充满着错误和不准确,人的耳朵可以听到声音,实际上只能区别有限的发音,人的眼镜可以看到景象,但存在盲点,实际上人只能看到很有限的点和区域。你以为你听到了所有声音,实际上你没有,你以为你看到了一切,实际上你无法看到大部分。人的这种“缺陷”是非常有意义的,试想如果你对所有的音都敏感,你可能会丧失断字断句的能力,所以部分的缺失带来的是关注力的提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