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诗歌 Category

2012二月底

二月的雨下个没完,还要遗传到三月,此刻,听着窗外雨滴滴答的声音,写下这流水的记忆

二月是春天,只是春风稍显无力,扫着阴霾、寒气几个流氓,如大小姐般花拳绣腿,纠缠绵绵,昏天暗地,倒也一片和谐。

二月梅

先说生活方面,前段时间接触了一位梅小姐,老乡兼同行,算是难得,但几天下来,聊不投机,草草收场,留下的只有思考,都说女人是男人成熟的老师,她可算一位。二月是梅花时节(正月梅花),联想到她的姓氏,写过一首诗,现节选一段于此:

“或撑起一片天,共淋一片雨,相依相伴,你一言我一语,聊生活意义,未来契机,还有内心烈火的讯息,纵有千言,思百转,念万语,亦难断”

此情只待成追忆

这个春天不算温暖,但你我等待,总会有温暖的到来,但若是生死两界,就大不一样了,我的一位朋友就没有等到。

她是我高中暗恋的女生,隔壁班,出黑板报时会遇到,课间操能看到她的身影,后来毕业,各自在遥远的两地大学,于是我弄到她的地址:湖南科技大学北校区XXX,写下高中时对她的爱慕,简单的通信,我给她邮寄兰大《视野》杂志合订版,她给我看校园樱花美景,兰州到衡阳有千里,就像回忆贴着邮票漫游两地。假期同学聚会我也常想起她,但始终没能约见,算来我们最后的见面,是高中毕业,帮她搬行李的面孔,我穿着足球服,她——哎,记不清楚,只记得是美丽的笑容,然后成了永远,生死两茫茫,此情只待成追忆…

其他

例行应该说说工作上的事,产品设计思索中,没有大的突破,暂且不提了吧,最后分享些好东西,某位四川某位吉他牛人的作品,几首好听的指弹曲子,也是与二月有关的两首曲子,一首是最近去世的歌后惠特尼休斯顿的经典曲目《I will always love you》,记得大学看来电影《保镖》被她深深吸引,还特意购买了她的CD,其中就有这首歌;另一首是去年情人节上映的电影插曲,在影院与位美女看过,电影一般,曲子很动听,让人难忘

惠特尼休斯顿的《I will always love you》

《将爱》主题曲《因为爱情》

康桥的春天

老树逢春发新枝,
桃花朵朵灼而华,
青青草色如相近,
柳条绦绦沐青纱。

春天

《春天》

2011-3.1/2

你在张望,

含情脉脉的双眼向那远方,

你圆润的脸庞,

两颊桃花般的绯红,

修饰以飘飘长发,

如秋天的麦浪,

起伏荡漾,

也如春天的溪流,

拍打着你的肩膀,

垂落,

向那起伏山涧,

碧绿池塘。

你一袭浅色衣裳,

隐约紫色斑纹,

透着花开的气息,

平静祥和,

内心却是烈焰一样。

无沙诗集-第三篇

小鸟入房

听吉他旋律,不觉引小鸟共赏,如此以记之

昨日月圆清风树

今夜小雀悄入户

不必喜鹊与金雀

两来翩翩缘聚终如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