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五月初

每次体检,都被告知有鼻息肉鼻窦炎,需要手术治疗,拖得久了,终于本周,想好好治疗,周五挂号预约,周一安排到床位,然后住院检查,胸片,心电图,ct,抽血(九罐),定在周三手术,空腹等待,直到下午三点半,拖入手术室再等待,四点半上手术台,白光洒下,绿衣大褂围过来,让人不得不心跳加快,但就在此时出现变数,我告知医生最近咳嗽厉害,有点小感冒,而这可能影响手术,于是一阵紧张之后,手术取消,待感冒好转再安排。

这就是最近几日的瞎忙活,自五一扬州之游,状态一直低迷,考个驾照还挂两次,UI嵌套让人晕头,血压也高,鼻子不通还咳嗽,真真两个字:不爽,当然驾照还可以再考,咳嗽迟早会好,架构可以静心构建,都是暂时的,而立之年前的经历,是为人处世的积累,来关心一下生活,意识到找对象一直偏执和误区,就像鉴赏古董,追求漂亮花瓶,算是浪漫但缺少实用价值,烟花三月的时光已经过去,迟播的种子得好好挑,这时节可以种点棉花了

最后写首打油诗:
肥沃乡间土,
田根赏桃花,
花开美落雁,
发呆忘年华,
埋头泥泞里,
后背映彩霞


九 × = 54